今天是:2019-08-20 

首页 >>www.733.net >>行业新闻

巴黎圣母院火灾的警示:别让我们再听见历史心碎的声音

2019年04月23日点击数: 841撰稿人:

640.webp.jpg  当地时间4月15日傍晚,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起火,标志性的哥特式尖塔于起火大约1小时后坍塌,整座建筑损毁严重。所有热爱文明的人,都对它遭受火灾感到痛惜。同时,这次事故也再一次为我国历史文化遗产的安全敲响了警钟。

“心已成灰”

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诘问:“时间和人使这些卓绝的艺术遭受了什么样的摧残?关于这一切,关于古老的高卢历史,关于整个哥特式艺术,现在还有什么存留给我们呢?”他又道:“在墙上写这个词的人,几百年以前已从尘世消逝;就是那个词,也已从主教堂墙壁上消逝,甚至这座主教堂本身恐怕不久也将从地面上消逝。”《巴黎圣母院》出版188年后,一场大火,雨果仿佛一语成谶。

当地时间4月15日傍晚,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起火,标志性的哥特式尖塔于起火大约1小时后坍塌,整座建筑损毁严重。市民跪在街头,面对这座古老教堂祈祷的情景让世人泪目。巴黎圣母院美丽绝伦的玫瑰花窗焚落的时刻,似乎让我们听见了历史心碎的声音。法国《十字架报》火灾报道的标题是“心已成灰”,道出了全世界对这座具有800多年历史古建筑遭焚毁的深深惋惜。

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吕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巴黎圣母院是世界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和财富,属于全人类的艺术瑰宝,所有热爱文明的人,都会对它遭受火灾感到痛惜。同时,这次事故也再一次为我国历史文化遗产的安全敲响了警钟。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这是白居易千年前的叹息。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历史悠久,遗存有大量的历史建筑。但历史建筑多为砖木结构,耐火等级低,火灾荷载较大,扑救困难,一旦发生火灾,火势较难控制,极易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和损失。

2013年3月11日云南省丽江古城火灾和2014年1月11日的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火灾等,都损失严重。武夷山余庆桥、重庆黔江风雨廊桥、云南巍山古城拱辰楼、四川绵竹九龙镇的灵关楼等也都是毁于火灾,令人心痛。

据国家文物局公布,2017年接报文物保护单位火灾事故17起,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火灾事故6起(包括电气引起的火灾事故3起、用火管理不善引起的1起)。历史文化街区、名镇名村等文化遗产的火灾事故也时有发生。

吕舟强调,历史建筑一旦毁掉,其损失是不可逆的,即使可以重建,但历史信息荡然无存,其价值与原来的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保护古建筑、保护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防患于未“燃”

让历史建筑永续传承,除了唤起全社会对文化遗产价值的认识,还需要法律的刚性保护和完善的管理体系。

我国的《文物保护法》、《消防法》和《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都有关于历史建筑保护的条款。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高度重视并大力推动历史建筑的保护工作,研究编制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体系规划,划定历史文化街区,确定历史建筑,推进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测绘建档、挂牌工作,完善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管理体系,培育传统建筑工匠队伍,为保护和永续利用历史建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历史建筑保护依然任重道远。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张广汉:

木结构建筑一旦起火很难扑救,最有效的方法是预防。要通过大力提高科技水平、规范的管理水平、教育宣传、火灾隐患评估等手段,提高古建筑的综合抵御火灾能力。

中国消防协会科普教育工作委员会原主任委员范强:

要做好历史建筑的防火工作,需要从人防、物防、技防等多方面入手。近些年,我国不断通过自主研发或购买途径更新消防设备,目前拥有相当数量工作高度50米以上的消防车,建议有条件的城市尽可能配备。现在智慧消防已经可以实现对建筑物进行远程监控,建议把历史建筑也纳为监控对象。大型的历史建筑至少应该配置一名注册消防工程师,小型历史建筑单位至少要有懂消防的人员进行消防安全管理。

北京大学文博学院原院长杭侃:

人员不足和资金短缺一直是困扰文化遗产保护的主要问题。专业人员不足,越到基层越明显;资金的短缺也是老问题,尤其是中西部贫困地区,有人甚至调侃“落后是最好的保护”。确实有一些历史建筑在一定时段内因为交通不便得以保存,但那是“靠天吃饭”,存在侥幸因素,况且建筑是有寿命的,我们要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主动加强保护,不能任其自生自灭。

巴黎圣母院发生重大火灾后,北京故宫博物院随即于4月16日召开了消防安全紧急会议。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在朋友圈里发文:“伟大的美丽瞬间消失,消防安全永远是文化遗产保护的重中之重,文物人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行动起来!”

如果有“来生”

据《国家地理》报道,早在2015年,美国瓦萨学院艺术历史学家安德鲁·塔隆就曾利用激光扫描,非常精确地记录下了这座哥特式大教堂的全貌。灾难之后,我们还可以劝慰:巴黎不哭!海量数据精准扫描,可能让卡西莫多再拾破镜重圆的玫瑰花窗。

塔隆的这次精准激光扫描耗时数年,扫描点囊括了大教堂内外的50多个地点,对圣母院内的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多次扫描、数据反传,最终收集了超过10亿个数据点,创建了大教堂三维图像,可精确到5毫米,全景照片非常准确。尽管大教堂已经烧残,但完整的数字化“巴黎圣母院”仍然在人间。通过留存数据,重建巴黎圣母院成为可能,它伟岸的身体可以复活,虽然灵魂已昨是而今非。这次大火以后,安德鲁·塔隆成为了整个人类的“英雄”,尽管他已于去年离世,没有目睹心爱的巴黎圣母院被焚毁。

同济大学教授张松对记者说,国内的一些重要文物和历史建筑,都应该做数字档案,这也是保护和永续利用的必要手段,因为一旦历史建筑遇难,还有重生的依据。上海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大力研发城市建筑运维与更新中的信息化技术应用,通过现代测量技术获取建筑物基本信息,实时监控技术获取物理信息,运维管理平台管理综合信息,多元化应用激光扫描技术、无人机摄影测量技术、BIM监测平台的搭建等手段,为上海市孙中山故居、宋庆龄故居等数百栋优秀历史建筑建立了精细化测绘与三维数字化档案。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火灾后已宣布将重建巴黎圣母院。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常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1345年完工后经过了5个世纪风雨剥蚀和人为损坏、维修的变迁,特别是经历了法国大革命时期严重破坏及大规模修复的过程。上一次巴黎圣母院被毁后,在著名建筑师勒·杜克的主持下,修复工程于1844年开工,历时20多年才完工。正是勒·杜克的这一版修复,让圣母院有了一个美丽的尖塔。历史学家马塞尔·奥贝尔曾评价,修复中所体现出的诚意和天赋值得所有人尊重,这是19世纪最具象征意义的修复。常青说,从目前的修复技术和水平看,法国建筑和文物界完全有能力让巴黎圣母院恢复。